铁甲突击

0

“国际军事比赛-2022”“坦克两项”比赛8月14日在俄罗斯莫斯科州阿拉比诺靶场继续进行。在单车赛第三组第一场比赛中,编号336的中国参赛队96B坦克亮相赛场,顺利完成首赛。亚历山大/摄(新华社发)

火炮轰鸣,炮响靶落!中国参赛队编号336的蓝色涂装96B坦克,一路跃陡坡、过急弯、下深壕,在赛道上掀起滚滚黄沙……莫斯科当地时间8月14日,“国际军事比赛-2022”“坦克两项”在俄罗斯莫斯科州阿拉比诺靶场展开角逐,中国参赛队迎来了首场比赛。

从国内备赛到出国参赛,参赛队员们经历重重考验,一路走到国际赛场殊为不易。由于是客场作战,中国参赛队面临着比赛环境陌生、参赛经验缺乏等实际困难,但参赛队员们信心满满,“战赛一致,志在胜战!”

在阿拉比诺靶场举行的首场单车赛上,驾驶员曹来群驾驶着坦克一路疾驶顺利通过涉水场、土岭、烟火路段、雷场、侧倾坡等障碍,赢得观众喝彩连连。

然而,对于这位曾4次参加阅兵任务的老兵来说,出国赛事的路走得并不轻松。备赛中,第一次驾驶坦克通过障碍,就被判“罚时”,这让他受打击不小。“坦克两项”的障碍中,不只是涉水场,崖壁、车辙桥等赛道上的10个障碍没有哪个能轻松通过。往往一天训练下来,人和战车都被磕得“遍体鳞伤”,这名已经服役19年、驾驶经验丰富的老兵颇感受挫。

正在这时,保障人员拿着一叠国旗贴纸布设模拟训练场地,当那抹鲜红跃入眼帘时,曹来群禁不住精神一振。“为国出征,一定不辱使命!”于是他又振奋精神和战友一起投入复盘总结:过弯线路要精确,才能预留出加速距离;要始终对正方向,避免出水时侧滑;腾空一瞬间换挡,动作要迅速流畅……曹来群将每个障碍分解成数个环节,逐一进行训练和分析。

很快,到了出国投送的时间,人员通过航空运输,坦克需要依靠铁路输送,而把坦克精准开到火车平板上,极其考验驾驶员的技术水平。

“坦克车身的宽度超出平板,为了保证运输安全,部队规定坦克的重心要落在平板的中轴线厘米。”曹来群介绍,参赛队所有驾驶员将坦克开上火车平板时基本上一步到位,“在装备出国投送装载时,我们的装载时间缩短了近三分之二。”

就在单车赛比赛当天,主办方临时调整中国参赛队显靶时间,导致并列机枪射击时显靶时间不足。为了能在坦克过障时把时间找回来,曹来群不敢有丝毫放松,整个操作行云流水,坦克在赛道上一路疾驰。

“今天的比赛,在我们看来就是一场考核,是对我们训练水平的检验。”8月14日,曹来群在比赛后说,军事比赛是检验训练水平的一把尺子,赛场上的表现与平时的训练水平息息相关,“想在赛场上摘金夺银,就要练得比赛场更难、更狠。打赢未来战争,道理也是如此。”

比赛开始前,炮长黄明锋登上坦克观察了迎风飘扬的彩旗,判定风向后,脸上露出笑容。这是他十几年来一直保持的战斗习惯:目的是看清挑战、制订措施、以防万一。

今年4月,黄明锋第一次来到某训练基地备赛,发现在这里进行实弹射击,受海拔高、风速大、气温变化快影响,火炮射击效果不理想。让谁来带头破解这个难题,成为项目队的当务之急。

黄明锋站了出来,主动请缨“啃下这个硬骨头”。“目标距离×××米,一发装填……”训练场地上,他通过认真计算风速、气压、温度等数据,结合射击经验进行判断并果断射击,炮弹精准命中目标。从那时起,进入坦克前判断风向和气候数据,就成为他的“作战习惯”。

一手高低机,一手方向机,从装填弹夹、捕捉目标到射击完毕,黄明锋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训练。晚上,同宿舍的战友已经入睡,黄明锋又拿出笔记本,写下自己的训练体会。他在笔记本的扉页郑重写下了一句话:“除了胜利一无所求,为了胜利一无所惜。”

一次训练,黄明锋如往常一样,完成风向判断进入坦克火力舱,随后开始坦克进行过障训练。黄明峰在坦克进入涉水池时,被剧烈颠簸放倒,左眉上方渗出了鲜血。他简单擦拭后,继续紧盯目标方向,到达射击阵位后,迅速完成补弹,炮弹精准命中目标。

项目队领队说,旅队里像黄明锋这样充满血性胆气的官兵数不胜数。他们的前身部队曾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学习革命先烈“钢少气多”打败强敌的经典战例一直是全旅官兵的必修课,“如今,钢多气盈骨更硬,正在成为官兵的共识和习惯。”

8月14日的阿拉比诺靶场上,单车赛正在紧张进行,炮长黄明锋和战友们密切配合,调动火炮、锁定目标、平稳跟踪、果断击发,火炮喷吐着火舌,震耳欲聋的炮声回响在万里晴空下,靶标应声被击中。

6月的西北戈壁,气温飙升,坦克内的温度更是超过45摄氏度。战斗室内,汗流浃背的潘月紧张地调整火炮操纵台,快速瞄准、击发。

谁也想不到,这时潘月接触坦克专业只有两个月。“坦克两项”选拔赛前的一段时间,潘月的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“交锋”:“参加比赛,为国争光,相信自己!”“你是步兵专业的,要面对坦克这个新领域,你能行吗?”最终,潘月在营长的鼓励下,毅然决定报名参加“坦克两项”比赛选拔。

那是出国参赛前的最后一次选拔,为了考验参赛队员对于突发情况、恶劣天气的适应能力,考核选在了一个雨天。刚开始还是蒙蒙细雨,轮到潘月所在车组上场时,雨越下越大。潘月顾不上大雨,熟练按照日常训练流程进行操作,然而就在装弹时,炮弹因被雨水淋湿变得湿滑,砸在了他的左手拇指上。考核的激烈让潘月忘记了受伤,完成考核后才发觉左手拇指钻心地疼。经历层层选拔,潘月如愿成为一名正式出国参赛队员。

就在考核后,为了适应主办方规则变化和战位调整,参赛队展开一岗多能训练。潘月虚心向班长们请教,请炮长指导动作要领,加班加点研究炮长战位的装备操作。渐渐地,他也成为炮长战位的合格“代理人”。

“临阵换将其实是我们有意为之,无论是在赛场还是在战场,都可能出现减员情况。”领队解释说,接替指挥、减员操作是练兵备战的必修课。未来战场瞬息万变,不论指挥员还是战斗员,都必须具备准确判断形势、果断应对处置的能力,否则就会吃败仗。

“一名优秀的车长,不仅要能对上通联、对下指挥,还应该具备上车能驾驶、战斗能射击的本领。”潘月说,战争是残酷的,每名官兵都要做好接替指挥、连续战斗、临机决断的心理准备和能力储备,从每一次训练中磨炼过硬的作战本领。

眼下,“国际军事比赛-2022”“坦克两项”比赛的大幕已经拉开,年轻的中国参赛队员怀着胜战的渴望,在激烈角逐中突破自我,留下了一个个令人难忘的瞬间。

“看,中国队来了!”8月14日的赛场上,看台上留学生观众中有人惊呼,顿时引发热烈的掌声。中国参赛队驾驶的坦克一路攀土岭、越壕沟、翻崖壁……完美越障,全速突击,携风雷之势冲过终点。

车长潘月和炮长黄明锋打开舱门,展开鲜艳的五星红旗,向现场观众敬礼致意,中国参赛队官兵纷纷回礼,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。